首页 > 2012年 > 7月21日 > 北京特大暴雨

北京特大暴雨

阿巨 2012-12-26

2012年7月21日至22日8时左右,中国大部分地区遭遇暴雨,其中北京及其周边地区遭遇61年来最强暴雨及洪涝灾害。截至8月6日,北京已有79人因此次暴雨死亡。[3]根据北京市政府举行的灾情通报会的数据显示,此次暴雨造成房屋倒塌10660间,160.2万人受灾,经济损失116.4亿元。

作为一个首都城市来说,北京既不临海,也并非依傍主要大河而建,这点很不寻常,也许可以说在全世界的首都城市中都是独一无二的。但近年来北京却屡犯水灾。去年6月夏季暴雨席卷全城,陈旧的排水系统不堪重负,北京街道被大水淹没,平时欣欣向荣的首都陷入瘫痪状态。7月21日,北京再次被暴雨袭击,这次的暴雨比去年的更具破坏性。根据官方报告,这是1951年有数据记录以来北京遭遇的最强降雨。

对北京来说,缺水是更为常见的一个问题。北京坐落于戈壁沙漠的边缘,深受干旱威胁,几世纪以来中央规划官员最关心的头号问题一直是如何向北京运水,而不是如何把水排走。13世纪科学家兼水利专家郭守敬为北京设计了由湖泊、堰坝和运河组成的水利网络,至今受到人们推崇。这些水路不仅为忽必烈和其后人的宫殿提供了用水,也让帝国南部的船只可以沿河为皇上运送贡品,为首都百姓运送粮食。

排水的任务则留给了那些开放式阴沟、泄洪道和沟渠。这些设施在降雨时都不是特别有效。在过去1000年里,北京遭遇过140次严重洪灾。1626年和1890年的大水灾情特别严重。这两次大水都发生在历史朝代末期,腐败、渎职和管理不当降低了政府维护公共设施的能力。

现在北京的排水系统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是根据苏联设计建造的。该排水系统依赖管道,而不是水沟来排走多余降水。在20世纪里,规划官员逐渐填堵了北京的沟渠、护城河以及水道,北京居民被迫要依靠这一老朽陈旧的中苏合作工程来避免街道被雨水淹没。

这套设施很明显已经不够用了。这次当大雨降下时,北京的居民开始自发行动,让受灾者进入到自己家里或是单位里避难,利用互联网和微博引导志愿者。市民用自家车为几千名被困在北京机场的旅客提供免费接人服务。在网上流传有很多感人的照片,照片里展示了普通人跳入公路上的大水中去救那些被上升的水位困在车内的驾驶员。

中国政府强调这次特大风暴的“历史性”,试图把公众的注意力转移到政府的灾后清理工作上。但是许多北京人对此深表怀疑。

暴雨过后,北京方面号召民众进行捐款,遭网友抵制,网上流传有流行语“捐你妹”。

\

2012年7月21日,暴雨使广渠门桥下一片汪洋,五辆车搁浅水中,救援人员赶来拖拽水中车辆。

\

7月21日,北京朝阳区姚家园路铁路桥被淹,一位电动车司机试图推车涉水过桥洞。

\

7月21日,北京排水集团职工手拉手在水中寻找排水口。

\

7月21日,在北京市莲花桥下,北京排水集团的工作人员在排水抢险。

\

7月21日,一辆双层公共汽车被积水围困于莲花桥附近,北京消防迅速出动警力和周边群众一同营救出被困乘客和公交司机共11人。

\

7月22日凌晨1点左右,北京,一位先生穿着内裤站在自己的屋子外,他称“当时正在看电视,突然屋子里就进了好些水,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直接就从窗户里跳了出来。”

\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大次洛村村民王建生的家人、邻居在东南章村中河流内搜寻他的遗体。7月21日,北京暴雨当晚,王建生为了送他的同学回家,在返程途中不幸遇难。

\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韩村河镇东南章村,河道旁,弟弟王建学着急地喊叫着哥哥的名字。

\

7月25日,广渠门溺亡司机丁志健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梅厅举行,亲友、同事送他最后一程,妻子手中抱着丁志健的遗像面露绝望。7月21日晚,丁志健驾驶越野车回家途中,困于二环路广渠门桥下4米深的积水中,不幸溺亡,终年34岁。

\

7月23日,北京房山公安局副局长脱裤下水与抢险人员一起抬遇难者遗体。

\

7月21日晚,燕山向阳路派出所所长李方洪在积水严重的凤凰亭村救助群众时,被一根落入水中的电线击倒,不幸牺牲。7月22日,参与雨中救援的村民讲述李方洪牺牲的现场情况。

\

7月23日上午9时,北京密云县殡仪馆,上千名群众排队送别大城子镇镇长李建民。

\

7月25日,北京房山大石窝镇三岔村,78岁的杨淑兰站在受泥石流冲击的自家房屋前,她从7岁起就在这间房居住。

\

7月25日,北京房山河北镇灾区檀木港村,一座民宅被大水冲倒,整栋房子倒在河道里。

\

7月25日,北京房山北车营村,很多村民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家,到高低避难。暴雨侵蚀过的房屋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

7月25日,北京房山北车营村,很多村民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家,到高低避难。暴雨侵蚀过的房屋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

7月25日,北京房山北车营村,很多村民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家,到高低避难。暴雨侵蚀过的房屋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

7月25日,北京房山北车营村,这里是暴雨重灾区,一只红色高跟鞋面目全非的躺在泥泞的路上。

\

京港澳高速17.5公里处(南岗洼铁路桥路段)是北京暴雨险情最为严重的路段,因地处低洼,从7月22日6时到24日11时的54个小时里,这里一直被积水所淹没。7月24日,北京丰台南岗洼村,一名小男孩在自家门前投入的玩起大水枪,年幼的他并不懂得这场暴雨带来了怎样的灾难。

\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一辆锈迹斑斑的货车后晾晒着被洪水浸泡过的冬装。

\

7月25日,北京,韩村河镇圣水峪村,正在搬送物资的村民。

\

7月26日,北京北车营安置点,一位村民说,这是志愿者送她的一根蜡烛,很不舍得用。

关键词: 北京 暴雨 特大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